昆山律師顏慧歡迎您訪問本網站!

建工|論“農民工討薪”的異化

  市場經濟的飛速發展,加上部分地區得天獨厚的地理和資源優勢,造成了中國現在大部分地區發展不平衡。雖然國家在經濟平衡發展方面投入巨大,但發達地區和欠發達地區差距在可見的未來還是無法徹底解決。經濟的不平衡,造成了人員流動的不平衡。同時,市場指揮棒的作用,不但改變很多農民工朋友的謀生方式,也為基層司法帶來了源源不斷的官司。大眾口里的農民工,一般都意指那些從外地農村過來,在建筑工地上的實際施工人員?,F在基于建筑工地上農民工的法律問題層出不窮,一方面,在政策上,從中央到地方都高度重視“農民工討薪”問題,無論從政策的制定還是執行,都是當成基層政府的重點實事工作落實,保證農民工應得的血汗錢發放到他們的手中;另一方面,因為大部分農民工朋友安全意識不高、工作規范性不強,在建筑工程中發生事故而受傷甚至死亡的事件屢見不鮮,此類糾紛不斷。

  國家對農民工的保護政策是對農民工這個弱勢群體的利益進行最大限度的保障。但社會是復雜的,人也是復雜的,這就使得一些政策在社會發展及政策執行過程中被一小部分人非法利用,違背了制定者的初衷。

  筆者以前在建筑行業從業,當過十二年的工地項目經理,同時也經營過多年的建筑公司,對于“農民工討薪”中的很多問題都親身經歷過,感慨頗深。在從業經歷中,也出現過以“討薪”之名,行“訛詐”之實的情況發生,甚至有人不惜以此來制造群體轟動的事件。“農民工討薪”,已經出現了異化的苗頭,這不得不引起我們的重視。

  事實上,現在大多數情況是,一旦農民工感覺自己應得的工資老板沒付,自己就可以直接去找發包方,甚至政府或是住建部門討要說法,沒人理會或處理結果不是自己想要的,就不停信訪和電話投訴。但根據法律規定,合同是具有相對性的,合同相對性原則是不能隨意突破的,否則就會擾亂正常的社會經濟秩序。對于農民工去政府部門討要說法的做法,政府部門也多是出于維穩考慮,一味地要求“老板們”用錢擺平,或是要求其先行墊付,而缺乏對于整體事實的了解。如此做法,反復次數多了,便會矯枉過正,給了部分人可利用的機會,讓他們形成了,只要去政府鬧下事,就能拿到錢的扭曲觀念。

  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事實上,在法律適用上進行了明確的規定。第四十三條規定:“實際施工人以轉包人、違法分包人為被告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當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發包人欠付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建設工程價款的數額后,判決發包人在欠付建設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但往往有人沒有正確理解上述法條的含義,片面地理解此解釋中的實際施工人的概念,以為所有施工的農民工(班組)、勞務承攬人都是實施施工人。但最高院在該解釋的理解與適用中是這樣闡述的:“實際施工人是指無效合同的承包人,如轉承包人、違法分包合同的承包人、沒有資質借用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的名義與他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

  從法律角度來說,實際施工人應當具有以下幾個特征:

 ?。?)是無效合同的承包人。有效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不存在實際施工人的說法,直接稱為施工人。

 ?。?)是違法承包人。它沒有取得相應建設工程施工資質,違反了我國《建筑法》、《民法典》的相關規定。

 ?。?)它與發包人之間不存在直接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但卻因實際組織了施工,與之形成了事實上的權利義務關系。

 ?。?)它與上位承包人(非法轉包、違法分包人)是非雇用關系,如果是上位承包人的組成部門或雇用、委托代理人員,則不能稱為實際施工人。

  最高院的相關案例也指出,農民工(班組)不屬于法律意義上的實際施工人,無權直接要求發包人支付勞務款。建設工程承包人與其雇傭的農民工(班組)之間系勞務法律關系,農民工(班組)作為受承包人雇傭從事施工勞務的人員,并非上述法律意義上的“實際施工人”,農民工(班組)以該規定為由請求工程項目發包人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承擔償付責任缺乏事實基礎和法律依據。

  事實上,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編著的書中收錄的《實際施工人原則上不應向與其沒有合同關系的轉包人、分包人、總承包人、發包人提起訴訟》一文中也提到:“《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解釋》第43條第2款賦予實際施工人向沒有合同關系的發包人、總承包人、轉包人、違法分包人提起訴訟的權利有其歷史背景,隨著建筑市場發生的客觀變化及農民工工資問題的解決,人民法院應當嚴格適用該條款,不能隨意擴大第43條第2款的適用范圍。”

  現在只要有農民工去基層政府或住建部門“討薪”,部分地方的官員會有這么一個預設:老板肯定有錯,農民工一定可憐。對于“農民工討薪”,直接畫一根紅線“只要農民工討薪,老板就必須償付”。部分地方這種矯枉過正的做法,不僅無法維護法律的嚴肅性,而且還異化了國家法律法規制定者對于保護農民工權益的初衷。

  農民工的權益的保護,是在更了解他們的基礎之上,在法律的框架范圍內處理和解決問題。如果都一刀切處理,認為“弱勢的農民工”一定有理,“強勢的老板們”個個是周扒皮,不馬上“解決”工資,就對建筑公司實行各種扣分、各種降資質。如此反復,結果就是將“農民工”與“老板們”的問題,演變為“強勢的政府部門”和“弱勢的老板們”之間的較量,把“農民工”維權難演變成“老板”維權難。

  中央推進全面依法治國,堅持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需要所有法律人的共同持守。沒有預設的想象,只有預設的法律條文。法律的正義的含義,不僅僅是法律字面上的正義,法律是最低的道德底線,面對法律,所要做的是正確適用,而非層層加碼。

  丁華

  2021年3月17日

上一篇:【律師普法】遺囑中的撫恤金,引發一場民事訴訟
下一篇:理智對待感情,減少情侶間民間借貸糾紛發生
? 免费裸体黄网站免费看-亚洲色拍自偷自拍高清首页-牧场videos人与交k9-亚洲色偷偷色噜噜狠狠99